1. <bdo id="p3afb"><ruby id="p3afb"></ruby></bdo><wbr id="p3afb"></wbr>
      2. <samp id="p3afb"></samp>
      3. <mark id="p3afb"><acronym id="p3afb"><nobr id="p3afb"></nobr></acronym></mark><th id="p3afb"></th>
      4. <i id="p3afb"></i>

        三毛遺屬起訴文化綜藝節目《見字如面》,今日庭審全程直播

        2020年04月26日 09:41法律解釋來源:http://www.pc2888.com

        4月24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線審理三毛遺屬起訴《見字如面》制作方侵權案,并全程直播庭審過程。本次糾紛聚焦于文化綜藝節目《見字如面》的第二季第十期由演員李立群朗讀的一份三毛父親陳嗣慶寫給三毛的信。

        原告方是三毛父親陳嗣慶的三位子女、三毛(原名陳懋平)的兄弟姐妹(長女陳田心、長子陳圣、次子陳杰),陳嗣慶去世后,其在世的三位子女繼承了其書信著作財產權。被告方是在《見字如面》的制作播出方:黑龍江電視臺、企鵝影視與實力公司。

        原告認為,節目制作方在未獲授權的情況下對書信內容進行了文字修改、刪除、語句調換,組織演員對書信進行朗讀、錄制,聯合出品了《見字如面》第二季第十期節目,并通過黑龍江網絡廣播電視臺、黑龍江衛視、騰訊視頻APP及官方網站傳播。原告認為被告的行為嚴重侵犯了涉案作品的修改權、控制權、表演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

        針對“修改權”的問題,企鵝影視認為作品原來的標題是出版社制定的,并非是作者本人的意思,而且按照慣例,書信是沒有標題的,所以不存在篡改的問題。在節目中,因為第十期的主題是“思念”,這一期共讀了六封信,三毛父親的這封信也被從一個父親寫給女兒的信來傳達思念的主旨進行解讀。

        實力公司和企鵝影業也認為,涉案書信的引用并非完整的使用,只是引用了非常小部分的內容,沒有形成完整的復制件,并不構成對涉案書信的復制。對于是否侵犯了著作權人的表演權,目前著作權法中并沒有明確說明朗讀行為是一種對文字作品的一種表演。

        黑龍江電視臺的補充意見為,針對修改權,在視頻當中所引用的對文字作品的朗讀,是可以類比報社、期刊對作品進行文字性的修改和刪節。對于復制權,視頻作品當中出現的字幕屬于視頻的一個組成部分,應該結合視頻的傳播方式加以判定,視頻是信息網絡傳播行為,沒有形成一個穩固持久的復制件,不予認定是侵犯了復制權。

        在庭審的場外解讀部分,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崔國斌梳理了爭議焦點,他說:“關于作品修改權,原作有4000多字的,在節目中演員可能朗誦了1000多字,也的確做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正和刪節,但是他刪節的方式和用意及合理性還需要再申明一下;關于復制權,被告雖特別強調說它不是直接復制文字作品,而是以朗誦完了一個錄音的形式記錄下來,但因為你提供的復制件當中以錄音的形式記載了文字,那也算是對文字的復制;另外就是侵害表演權,原告認為演員當著很多公眾現場表演朗誦,這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表演行為這可能有討論的一些余地。”

        未經許可使用一定是侵權嗎?可能要先甄別是否為“合理使用”

        本次案件審理的一個焦點問題就是信件是否被合理使用。

        “什么叫合理使用?在著作權法規定的一些權利的內容:比如未經著作權人同意,你不能復制別人的作品,不能夠出版發行,不能夠通過網絡對外提供這些作品,具體的都是限制你做哪些事情,但是并不是說你做了著作權法禁止你做的事情就一定是侵權,它取決于你有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有些時候對作品的不可避免的使用,可能是保證公民的言論自由或者對別人合理的評價批評所必須的。”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崔國斌說。

        崔國斌也談及,信件使用的量和程度是本次案件的重點,“在節目中這個信件被解讀為是表達父親對三毛的思念,或是對這兩位名人的致敬,如果說停留在這個層面其實是比較常見的,有很多名人的作品都會被人拿來評頭論足。如果用了其中的一部分,你就有意見,使得別人沒辦法評論,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但在這個案子當中關鍵的焦點就是看它使用的背景以及使用的量是不是超出了一個普通的,對一個信的內容進行點評所需要那種程度,這是本案的一個關鍵。”

        原告的訴訟代理人王韻否認作品被合理使用,他提出以下幾點,首先合理使用是要求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而不是改變作品名稱。其次,被告對作品的使用中將作品進行大幅度的刪改。《見字如面》是一個讀信節目,而不是信件評論節目,節目的模式是由演員進行朗讀后,主持人與二位嘉賓進行點評,讀信10分鐘點評2分鐘,而合理使用是一定要點評是主要部分,引用是次要部分才對,所以不符合法律所規定的合理使用。另外,節目有廣告投放、需要會員充值,屬于明顯的營利行為。

        被告方黑龍江電視臺認為,本案爭議的視頻節目《見字如面》一種新的節目形式,本案涉及到的就是跨作品類型的合理使用的判斷問題,“我們認為在跨作品類型的合理使用判斷過程當中,應該考察兩個部分:首先是文字作品被使用的篇幅,節目中我們只朗誦了原作的1/4;從視頻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本案所最終呈現的是個視頻作品,以書信為媒介,對人、事以及時代的綜合反映,本案爭議的作品在視頻作品當中構成的部分較小,所以我們認為是適當的在表達文字作品主旨情感的時候,使用了他已經發表作品。”

        崔國斌介紹,作品是否被合理使用,法院主要會考慮以下幾點:使用的目的和使用行為的特點,比如是否用作商用;其次要看作品本身的性質,比如本案中的作品是標準的文學藝術的文字作品,法律對它的保護可能比較強,如果作品本身是一個廣告或者手冊,法律保護性會比較弱;然后要看使用的量或者說使用的實質程度;最后也要看使用行為對于作品的潛在的市場價值的一些影響。


        五萬元索賠及“消除影響”

        本次糾紛中,原告的申訴包括判令三被告在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頭版刊登賠禮道歉的聲明;要求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以及他開庭的合理支出,并消除影響。

        原告的訴訟代理人王韻認為,在《見字如面》的節目中沒有體現三毛的家國情懷,無法讓廣大讀者了解三毛的真實情感。特別是節目的結尾,表演者李立群評論認為,“三毛的父母并不見得了解她,否則她也不會離開家。”這都對三毛父親的形象造了不良影響。

        被告方認為,對于“消除影響”的訴求,消除的應該是負面影響,《見字如面》是很正面的節目,也得到了共青團中央和人民網的稱贊。而對于“精神賠償”方面,被告認為“本案原告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原告受到嚴重的精神損害,甚至一點精神損害都沒有。因為原告的家人也都是發微博稱贊我們所有的觀眾看的節目,在下面的點評也沒有任何對原告及其原告家人有任何負面的評價,所以原告的精神賠償沒有任何依據。 ”

        關于提出五萬元的精神損失,王韻也介紹了索賠依據:《見字如面》在騰訊平臺,截止2018年11月2日取證的時候播放量就達到了1959萬次,其次的名人效應也被利用為節目組獲取自己的經濟利益以及社會影響力的手段,“另外,被告侵權惡意明顯。被告方在制作《見字如面》第一季的時候就曾經派員工聯系三毛的家人,要求使用三毛寫給毛澤東的書信來進行朗誦,三毛家人拒絕并提出可以更換另一封信念以后,被告方就沒有下文了。而后被告方沒有取得任何一種書信的授權,卻進一步制成節目并公開播放,系明知故犯。播出中,為了追求煽情的效果,被告方也曲解了父親對三毛的情感,這都構成侵權。”

        在場外點評環節,崔國斌說:“關于利用三毛的名人效應的理由可能不成立,這封信的選取并不是看三毛的知名度;關于精神撫慰金,原告可能認為在表演的過程當中以及嘉賓的評論都基于一些被修改過的一些內容,可能是不夠客觀,也沒有表達出作者原來的意思,這個可能是對于他家人的聲譽有一些影響。這個案子當中出現的嘉賓點評,未必是特別準確的,但也沒有超出一個正常的嘉賓對于別人作品喜歡和不喜歡這種表達自由的范圍之內,另外也要從社會公眾的角度來看是否對家人構成傷害。

        作為三家被告之一的實力公司在最后陳述中說,公司從2006年成立迄今的14年以來,本案是第一次涉及版權侵權的訴訟。“對于本案的原告作品,實力公司堅持認為屬于合理使用,但是為了更加嚴謹的表達和表達對作品權利人的尊重,實力公司也會積極地聯系相關權利人,便于節目組更了解作品的背景,更好地解讀主題。 實力公司一直在與原告的家人溝通協調,希望妥善解決方案。”

        鑒于是庭審直播狀態,不再當庭主持調解工作,宣判結果將在之后以電子訴訟平臺送達。

        編輯:liaijuan
        我要投稿
        版權與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環保114"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環保114,轉載請必須注明環保114,www.pc2888.com。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2.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大奖快3彩票